当前位置: 主页 > 原创 >

    又是一年代圆时与“文”相伴品中秋

     时间:2020-10-01 15:21  

    海上生明月,海角共此时。又是一年中秋时,本年中秋与国庆节恰逢统一日,如许的“缘分”在21世纪仅有4次,实属罕有。

    “露从彻夜白,月是故里明”,是对故里的深挚忖量;“希望人久长,千里共婵娟”,是对亲人的夸姣祝福……千百年来,期间在变,中秋节的情绪内核从未扭转。

    品平易近俗:弄月、观潮都是“名排场”

    弄月以及拜月的习俗,自古有之。《礼记》纪录,“皇帝春朝日,秋夕月”。自周代起头,宫庭就有祭月典礼。

    到了唐代,中秋正式成为节日。唐玄宗命属下筑百尺高台,以便弄月。传说他梦游月宫,醒来即作《霓裳羽衣曲》,“文艺范儿”实足。

    又是一年代圆时与“文”相伴品中秋

    南宋马遥《月下把杯图》局部。资料图

    在以大方著称的宋代,弄月以外,“玩月”增长了过中秋的文娱性。

    《东京梦华录》纪录,“贵家结饰台榭,平易近间争占酒楼玩月”,十分暖闹;孩子也有理由“熬夜”顽耍,“桑梓同乡儿童,连宵游玩。夜市骈阗,至于知晓”。

    除了了通宵嬉戏,赏花灯一样是“标配”。《武林往事》中写道,“此夕放‘一点红’羊皮小冰灯数十万盏,浮满水面,灿如繁星”。直到如今,在广州等地另有“竖中秋”习俗,人们将彩灯插在高处,成了怪异的风光线。

    观潮也是中秋的一年夜盛事,尤以钱塘江的潮流最为壮观。南宋严密《观潮》中写道:“方其遥出海门,仅如银线;既而渐近,则玉城雪岭,际天而来”。人们艳服出席观潮,正如苏东坡那句:“赖有明代望潮在,万人空巷斗新妆”。现在,钱塘江年夜潮形成为了怪异的“潮”文化,每一年吸引年夜批旅客前来抚玩。

    享美食:月饼、螃蟹“拍了拍”你

    或许你没喝秋日的第一杯奶茶,但到了中秋,应当会吃第一块月饼。月饼作为中秋的代表,从宋代起头才垂垂盛行。苏东坡写道:“小饼如嚼月,中有酥以及饴”,入行实力“带货”。

    明清时期,“平易近间以月饼相遗,取团聚之意”,月饼从馅料到“颜值”都有了晋升。清代杨光辅写道:“月饼饱装桃肉馅”,饼师还将嫦娥奔月等神话故事印在饼面上,别有一番情趣。

    又是一年代圆时与“文”相伴品中秋

    河北沧州青县试验幼儿园的小朋侪展现建造的月饼。新华社记者 王平易近 摄

    跟着期间成长,月饼的种类变患上加倍丰硕,比力常见的有广式月饼、苏式月饼、京式月饼等。月饼虽有南北之分、咸甜之争,但月饼代表的团聚之意一直是中秋的题中之义。

    中秋美食其实不只有月饼“桂林一枝”。俗语说,八月十五,菊黄蟹肥,品蟹也是许多人的心头好。

    李白年夜笔一挥,写下“蟹螯即金液,糟糕丘是蓬莱”,死力“安利”螃蟹的甘旨;近代作家梁实秋写道:“啖三二肥蟹,闻满庭菊香,人生之乐莫过于此”。

    八月有菊香,另有木樨香。屈原《九歌》里写道,“援斗极兮酌桂浆”,“桂浆”就是最先的木樨酒。清朝《帝京岁时纪胜》也纪录,八月中秋,“时品”饮“木樨东酒”。

    木樨除了了酿酒,还能做各类美食,好比江南地域盛行的木樨糯米藕。一家人围坐品木樨酒、吃糯米藕,过节的气氛就起来了。

    盼团聚:分歧时空 一种忖量

    中秋节又称“团聚节”,是以,团聚是无数文人骚人吟咏的永久主题。

    李白洒脱地“碰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,把玉轮看做知己;“昂首看明月,垂头思故里”,他又用寥寥数语写出了思乡情怀。

    这一晚上,诗人用各类方法表达“我想你”。杜甫为老婆写下缠绵情诗,“什么时候倚虚幌,双照泪痕干”;白居易也向老友元稹诉说忖量,“三五夜中月牙色,二千里外故交心”。

    固然,要说长于写月,苏东坡尽对榜上着名。一首《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》交融对宇宙以及人生的思虑成为最“出圈”之作,乃至被“后浪”改编成盛行歌曲传唱。

    受中汉文化的影响,另有其他国度也在同享统一轮明月,共庆统一个节日。

    在马来西亚,中秋节是除了了春节之外最首要的华人节日,届时会举办提灯笼游行勾当,手舞足蹈,十分暖闹;在日本,中秋弄月称为“月见”,人们吃江米团子,举办各类庆贺勾当;在韩国,家人团圆一堂,品尝松糕,祭拜先人,一块儿舞蹈、弄月。

    现在,中秋节被付与更多内容,也有了各类新“弄法”:好比文艺汇演、云上“斗诗”角逐、意见意义文化墟市等一系列勾当,让人们在感悟亲情以及温热的同时,还能接受传统文化的浸礼以及陶冶。

    “一年代色最明夜,千里人心共赏时”。中秋节蕴含着长远的文化影象,承载着深挚的平易近族情绪。跟着期间的成长,古老的节日文化焕发出了新的期间内在以及活气,随之带来的是更深入的文化认同、情绪认同。这份认同,滋养着中华后代,也让中华优异文化加倍积厚流光。

  •